霏霏_阿黛尔

关于包养一个顶级杀手当闺蜜的可能性(3)

吃过饭后,,斯塔克便一头扎进了实验室,上午从冬兵脑中提取的某些数据和他最近正在研究的关于利用某种特殊装甲操控他人思维的实验有着令人欣喜的联系,斯塔克在实验室开始全心全意地工作,贾维斯则在他旁边协助,同时联通了联通了斯塔克集团的科技部高层,将研究的进度和成果以信息流的形式传递给他们,让他们按指令进行操作



冬兵一个人在实验室的玻璃门外静静地坐着,看着实验室里专心工作的斯塔克和贾维斯。在冬兵混乱又茫然的记忆中,一直是只有鲜血,杀戮,令人生不如死的电击洗脑,和一次又一次的被冰冻,就好像他是一把没有生命的工具,要用时便拿下来,用完了便收回去。但刚才和斯塔克一起吃的那顿饭,是新鲜特别的体验,那些美味可口的食物,不仅让他的口腔和胃感到舒服,也让他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人,而非一样兵器,应该有的生活。

生活?这个词对冬兵相当陌生,作为武器的他,以前的生命中只有‘活’,但被斯塔克带回来后,他有理由期待自己的生活,期待美味的食物,平静的梦,和一些属于人类的…感情

而这些是斯塔克给他的,‘托尼.斯塔克是个好人’,冬兵在心里默默地说,抬头对着仍在工作的天才微笑了一下。

到了晚上,斯塔克让冬兵去一间卧房睡觉。冬兵坐在柔和温暖的床上,双手交叠在一起,对着墙壁发呆。斯塔克则开始处理自由国度的有关事务,最近有一伙组织抓住了几个绝境病毒的长期用户并在他们身上做人体实验,提取了病毒又对其加了其他具有成瘾和大幅削弱人体机能的物质,更重要的是,这种特别的‘绝境病毒’可以通过空气传播给其他注射了病毒的人,使他们身体急剧衰化。现在那几个人被洗脑后放了回去,四处传染,已经造成了好几处不大不小的混乱,虽然在‘铁幕’天网的监视和自己派出的mark们的镇压下事情都得到了平息。但这种相当于抹黑自己的产品的事情绝没有理由容忍。

虽然…他售卖绝境病毒本身也只是为了盈利。斯塔克一边想着一边随手敲了敲腕上的电子屏幕,顿时冬兵房间里的景象以投影清晰地出现在他面前。虽然对于冬兵,斯塔克总有一些温柔怜惜的情绪,但他不可能放任一个顶级杀手在自己的监控范围之外。

画面中的冬兵和刚进房间时一样,还是那样安安静静地发着呆。斯塔克不知怎的,看见冬兵这副样子,便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工作,去房间看看冬兵。

冬兵看上去一直没有留意四周的变化,但当斯塔克轻轻推门进来时,他以一种快若鬼魅的动作飘到门旁,看到来的是斯塔克是又像个乖宝宝一样不动了。

斯塔克知道如果来的是什么心怀不轨的人,此时可能已经命丧于这位看上去呆萌无比的幽灵杀手之手了。

‘为什么还不睡觉?’斯塔克觉得自己像个幼儿园老师。

‘资产,不用,睡觉。’幼儿园小朋友冬兵认真地,一字一顿地答到。

斯塔克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当他听见自己说‘那我给你喝杯蜂蜜牛奶你能乖乖去睡觉吗。’

冬兵歪了歪脑袋,绿眼睛转了几转后好奇地问‘蜂蜜,牛奶,是,什么?’

‘…我拿给你喝你就知道了。’于是斯塔克转身离开,过了一会他回来,手里捧着一杯加了两勺蜂蜜的热牛奶,嗯为了冬兵这个不会睡觉的大婴儿能够入眠他还让贾维斯往里加了一点对人体无害的强效安眠药

冬兵双手接过牛奶,一口一口喝下。喝完后他伸出舌头,舔了自己嘴边的一圈牛奶渍,然后他的眼中再次绽放出那种幼童式的快乐光芒,忽然伸手捧住斯塔克的脑袋,在他的两颊上个分别用力亲了一口

我确实是疯了,在冬兵额上回吻了一下,并对他柔声到‘晚安,温特伊。’的斯塔克离开冬兵的卧室后无奈地想到,自己本来是捡个研究对象回来的,怎么像养了孩子一样,还是个战斗力爆表杀人如麻的孩子。这么可爱,真是一点都不像个杀手。

房间里,在安眠药的作用下,冬兵几十年来第一次在柔软的床上,而不是冷冻舱里陷入了黑沉甜蜜的梦境中。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