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_阿黛尔

关于包养一个顶级杀手当闺蜜的可能性(4)

冬兵来到斯塔克大厦的第十天晚上,斯塔克举办了一场盛大华丽的宴会。

事实上如果是几天前的斯塔克,几乎每天晚上都会举办这样的宴会。他喜欢狂欢,喜欢纵情地享乐,也对人们将他视作神明的那些奉承很是受用——即使他明知道那些赞美大多并非真心。但是,谁在乎呢?他冷漠的心里从未对自己之外的任何人或事真正的在乎过
也许贾维斯可以算个例外,因为他在斯塔克心里,属于‘自己’的一部分。他怀疑一切,偏偏无条件地信任,或者说,依赖着他的AI,即使斯塔克本人都未曾意识到这一点。
但是冬兵不一样。
冬兵与贾维斯,与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样。这是冬兵的独特之处,更准确的说,是冬兵对斯塔克的独特之处。
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像冬兵这样,总能触动斯塔克心中那一小片斯塔克自以为早已没有了的柔软之处。如果说对于贾维斯,斯塔克献出了他凤毛麟角的信任与依赖;那么对于冬兵,斯塔克则是展现出难得的温和与耐心
自从冬兵在第一天晚上得到了一杯牛奶后,接下来的几天晚上,他睡前总会向斯塔克索要一杯加了蜂蜜的牛奶,喝完后再挂着一嘴的牛奶渍给斯塔克两个落在双颊上的,轻快活泼的晚安吻。
而斯塔克喜欢这个,真心实意地喜欢。他这几天除了处理必要的事务外,大部分时间与前杀手待在一起。斯塔克看着他吃东西,教他用完整的句子而非简略的单词表达自己的意思。冬兵吃东西的样子异常可爱,有着小仓鼠一样的鼓鼓腮帮与小孩子一样天真满足的眼神,那种神态,几乎让斯塔克无法将他与那个传说中的冬日战士联系起来。
冬兵也非常黏着斯塔克,这个将他从令人窒息的存在中解救出来,给予他希望和温暖的人。他平时总是跟着斯塔克,斯塔克做实验的时候就在一边安静地坐着,玩着自己的手指,时不时抬起头,给天才科学家一个毫无血腥气的明媚微笑。他也很认真地跟着斯塔克学习说长句子,以前他作为九头蛇的兵器,很多正常人应有的生活组成部分—吃饭,睡觉,与人交谈等—都与他无缘,作为资产,他只要很会杀人便行了 。但如今他有了斯塔克,他愿意为自己的这位恩人去学习正常的交流。虽然…他总是因为在这方面做的不好,惹得他那位耐心不佳的教导者气得拂袖而去,一会后又无奈地带着一把糖果回来给他鼓动着腮帮咀嚼。
斯塔克这几天做研究主要在研究冬兵的记忆层相关内容,除了意料之中的黑暗血腥 ,还有一点意外的美好回忆,那是一个金发蓝眸的男子,笑容阳光温暖,神情温柔敦厚,他固执地存在于冬兵的意识深处,即使是九头蛇几十年的强力洗脑也未能将他从冬兵的心中抹杀。
斯塔克在暗自惊叹于此的同时,也莫名有了一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不爽感。那时冬兵正在坐在离他不远处,转动着眼珠好奇地打量着实验室的一切,发现自己在看他时,便露出一个柔软笑靥,于是斯塔克的心也一起变得柔软起来。
这次举办宴会,其初衷也不再是斯塔克自己想狂欢享乐,而是想让他天真的冬兵见识一下欢乐的宴会盛况。
但是宴会开始后,斯塔克失望地发现,曾经让他获得无数快意的疯狂派对,如今和冬兵的存在相比,显得那么的浅陋与喧闹,仅仅几天的时间,冬兵便让他的喜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现在的斯塔克,比起在宴会的焦点中心左拥右抱,纵情声色(就像他以前所做的那样),更喜欢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给同样安安静静的冬兵剥坚果吃。冬兵手里拿着一个游戏机,正在一脸专注地玩着俄罗斯方块
有人试图前来搭讪,被斯塔克一个眼神制止了,于是不敢再上前——任何一个与斯塔克接触过的人,都知道这位天才亲昵热情的外表下有多么喜怒无常。
就这样,斯塔克为冬兵剥着坚果,并以一种近乎慈爱的目光注视着冬兵。冬兵玩累了游戏,便向四周张望,忽然他看到贾维斯以实体形态站在不远处望着斯塔克。
以一种令人无法相信这是由一位AI展现出来的,极其专注,温柔又深情的目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