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_阿黛尔

关于包养一个顶级杀手当闺蜜的可能性(5)

那次宴会结束之后,斯塔克第一次没有喝醉搂着美女而是清醒地牵着冬兵离开,贾维斯在后面跟上。有人想问问贾维斯为何斯塔克总裁今天如此反常,忽然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以奇怪的眼神悄悄看了看冬兵,转头和同伴低语。



‘你想死吗!斯塔克那样恐怖的人你也敢议论!他找什么样的人暖床不是我们可以管的,不然被他随便弄死都没人知道。不过斯塔克对那个人是真的挺好,会不会是动真格的’

‘不可能,他那样的人也就是图个新鲜感,过几天肯定就腻了。’

‘不过这就不是我们管的着的了’

两位宾客的低语并没有传入斯塔克的耳朵,就是他听见了也绝不会在意。此时他正牵着冬兵的人类的手,冬兵的手微凉,五指修长,下指肚处布满枪茧,掌心却是温暖柔软的,就像冬兵带给斯塔克的那样。

冬兵一边将斯塔克的手握的紧紧一边向四周张望,这即是出于杀手的本能,也因为刚才聚会上贾维斯看斯塔克的眼神引起了他的熟悉感,他隐隐约约觉得曾经也有一个男人用同样的眼神看过自己,但他的记忆实在是太模糊了 ,所以他转动着脑袋,想看看能不能恢复一点记忆。

到了睡觉时间,冬兵在喝完蜂蜜牛奶和亲吻了斯塔克之后他提出要为斯塔克做点什么。

‘你对我很好,所以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一定会去做’冬兵看着斯塔克的眼睛认真地道,他现在可以说一些完整的句子了,虽然有时不太流利。

斯塔克听了这话觉得好玩‘小甜心,你现在这样对我已经足够了。另外,托尼斯塔克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接受帮助)这种词。现在,亲爱的,乖乖去睡觉好吗‘

冬兵听话地点点头,忽然又说到:‘宴会上,贾维斯一直看你。’

‘他是我的AI,当然会看我’斯塔克觉得很平常,‘他以前也经常看我,你怎么提起这个?’

‘没什么,我去睡觉了,晚安,托尼。’冬兵现在对很多事都很迷茫,虽然觉得贾维斯看斯塔克的眼神特别,但总归没有恶意,而且斯塔克似乎也不太在意此事,他还是先去睡觉好了。

虽然有了斯塔克的治疗,但九头蛇对冬兵的影响还在,他晚上有时会做一些噩梦。有时他梦见自己被绑在洗脑椅上遭受电击,有时他梦见自己在无穷无尽的尸体和血海中,自己手握一把被血染透的钢刀,自己的身上,四周,全是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冰冷,恶毒,没有丝毫属于人类的温暖。这些噩梦总是折磨得他从梦中惊醒,他这时会摸摸柔软细腻的床被,擦掉额上的冷汗,望着天花板直到再次进入梦乡。

但有时情况会格外失控,冬兵来到斯塔克大厦一个多月后,在他半夜第四次从梦中惊醒然后用左臂掰断床头板,又在半梦半醒之间甩出一把匕首使其完全没入地面后,贾维斯的声音从天花板上响起‘冬日战士,巴恩斯先生,您看起来非常需要帮助,sir几分钟后会来看您,您等待一会可以吗?’

过了一会,斯塔克来了,他每天都会远程查看冬兵房里的情况,开始因为不放心这个顶级杀手,现在则是因为担心,在看到冬兵一次又一次被过往的恐怖经历折磨,他终于无法再忍受了。

斯塔克来到冬兵的房间,冬兵正安静地坐着,像第一天来时那样,斯塔克坐到他身边,发现冬兵面色苍白,瞳孔缩小,嘴唇不停颤动,十指紧紧绞在一起。斯塔克轻轻握了握冬兵的手,这使得冬兵的状态好了一些,他扭过头给斯塔克一个有点苍白的微笑,看的斯塔克心里有些酸涩 。

‘又做噩梦了?’斯塔克柔声问道,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冬兵点点头,正想说自己慢慢可以习惯这个 忽然他听见斯塔克说‘要不然你到我房间来睡?有我陪着你应该会好一些。’

冬兵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犹豫了一会道:‘可是我有时梦中不太稳定,可能会伤害你。’

‘你不会的’,斯塔克看着冬兵的清澈绿眸,以一种异常温暖的语气道 ‘而且我骨骼内有共生装甲,我受到外界攻击就会自动保护我,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个科学家了?’
之后冬兵就在斯塔克的卧房里睡觉,他并没有向他所担心的那样因为做噩梦而伤害斯塔克,此外,因为他睡觉时总是不知不觉就把斯塔克抱在怀里,斯塔克发间的特殊香气和冰凉却柔和的身体也大大改善了他的做噩梦情况。

斯塔克那间无数美人进过的卧房自此只有冬兵一人每晚和斯塔克同榻而眠,而白天他与斯塔克三餐皆是同桌而食,斯塔克还经常给冬兵夹菜,面带微笑看着冬兵埋头苦吃,时不时伸手揉一揉冬兵的头发。

甚至连斯塔克做实验的时候,冬兵都被允许在实验室里,有时他咔咔啃水果,有时还会把自己吃一半的水果递给斯塔克,斯塔克也不嫌弃,接过来就吃了;有时他会带上耳机打游戏,一边摇动手柄一边按动几个操作按钮,如果游戏打的好,他还会跑到斯塔克身边,举起手中的游戏屏幕给斯塔克看,斯塔克不论这时在干什么,都会暂时停下,和冬兵击掌庆贺。

而以前的斯塔克,是最讨厌别人打扰他做实验的,他身边陪伴的也一直只有贾维斯,他亲手制作的AI超智能管家。

这种对于熟悉斯塔克性情的人而言极其奇怪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半年多的时间,而向来善变的斯塔克对冬兵不但没有丝毫厌烦,反而愈发宠溺。他无论做什么都会让冬兵陪伴在他的身边,斯塔克经常陪冬兵说话,陪冬兵打游戏,给冬兵扎头发,有时看到冬兵发呆的样子觉得可爱 ,会突然亲他一口。

这引发了外界各种猜想,五花八门,大部分都是认为冬兵是斯塔克的小情人,不知用什么方法把斯塔克迷的神魂颠倒,才一直得到宠爱。

斯塔克在听闻这些流言时狂笑不止,他拉过一旁的冬兵,一把抱住—后者正在吃水果,差点因此噎着—边笑边道:‘温特伊,我亲爱的,他们居然认为你是我的小情人,还迷的我神魂颠倒,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冬兵歪了歪脑袋,也笑了笑,伸手捏了下斯塔克的脸,斯塔克赶快捏回去,两个人嘻嘻哈哈闹成一片。

忽然贾维斯的声音响起,AI的声音似乎带着些许忧虑,‘sir,我刚刚侵入九头蛇的网络系统,七个月前的那些事情果然是他们做的,而他们马上要派遣大量军队与您的自由国度开战。为了夺取绝境病毒和您的各种共生装甲,以及…’贾维斯的声音顿了顿,‘回收资产冬日战士。’

斯塔克瞬时平静下来,半晌,他眼中泛起刻骨的杀意,冷声道:‘我早料到会有这天,九头蛇的杂碎们比我想象的动作迟缓,真是勇气可嘉,但全是痴心妄想!。’他看向冬兵,目光转为柔和‘温特伊,你放心,有我在,谁要是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就把他的皮整张剥下来,挂在九头蛇基地门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