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_阿黛尔

关于包养一个顶级杀手当闺蜜的可能性(6)

冬兵现在隐匿于黑暗中。

时隔七个多月,他再一次穿上那件黑色的作战服,腰间的暗袋里装着两把小型枪支,四五把匕首,一把中型枪,手中正端着一把大狙,袖口里还藏着袖箭。他向外界射击,子弹像幽灵一样夺走了外面九头蛇士兵的生命。他的枪法精准到令人叹为观止,仿佛他不是在开枪,而只是在使用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一些九头蛇士兵即使躲在极其偏僻的地方,冬兵的射出的子弹也能以一种异常刁钻的角度置他们于死地。

有时有少数身手与运气都很不错的九头蛇,躲过冬兵的大狙,试图近距离击杀这位狙击手。

作为顶级的全能杀手,冬日战士最出名的并非远程暗杀,而是近身搏斗,可惜有些九头蛇有足够的脑子接近冬兵,却没有想到这一点。

银色寒光在空气中闪过,喉管,天灵盖,心脏,这些部位被准确划开,然后便是一条生命的消亡。

也有的时候,冬兵不想用匕首,直接用自己的金属臂袭上偷袭者的脖颈,然后左手用力收紧,右手扣动扳机,在同一时间,离他一远一近的两处敌人同时被消灭。他的左臂也用于格挡从其他地方向他射来的子弹——飞速击来的飞弹与金属左手相撞,,一束火花后又归于平静。之后冬兵的枪口便会对准子弹飞来的方向,用一连发猛烈的开火作为回礼。

大狙和几把枪的子弹告罄后,他便以不可思议的灵活身手跃上附近的建筑物,手持一把纤薄而锋利钢刀快速移动,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被从暗处出现的寒芒夺去生命。

那只左手也同样无愧人间凶器之名,死于它之下的九头蛇不知凡几,连金属合页的缝隙都被血液染透。而冬兵却毫不在意,他在阴影中穿梭,像死神一般收割者一个又一个的,曾经折磨他,利用他,将他当成一件兵器的仇人们的性命。

他再一次成为了那个杀人如麻幽灵杀手,只是这一次,他是为了自己而战。事实上,斯塔克并没有让他参与这次与九头蛇的战争,但他坚持要去。‘为了报答你,也为了我的复仇。’他当时这么对斯塔克说。斯塔克最终同意他的加入,只是再三提醒他要小心,同时让贾维斯在他的左臂上装了几个感应器,并对他说‘温特伊,我知道你是了不起的杀手,但你对我来说只是我家的一个小傻瓜,所以,一定小心,好吗?你如果出了事,我会很难过的。’

现在,已经解决掉这一区域所有九头蛇的冬兵没有顾及身上的伤口,而是望向天上。那里,无数银白色的液态装甲在空中舞动着,不时射出激光歼灭下方的九头蛇,一处处红色的雾气在各处炸裂开来。

‘既然九头蛇那么想要我的共生装甲,我就用这些好好款待他们。’当时,那位天才如是说,忽然又冲他笑到,‘不过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不过可能贾不答应,他脾气可倔了。

无辜被主人吐槽的AI没有做声,只是加固了大厦的防护系统,同时加强了无人机对于整个城市的监控,并操控了所有的战甲。之后他看了看斯塔克,极淡的蓝色眼中似乎毫无情绪波动,冬兵却在其中读出了无尽的温柔和担忧。只是斯塔克当时背对着他的管家,没有察觉这些。

一架装甲向浑身浴血,杀气凛冽的冬日战士飞来,冬兵的气场骤然改变,从死神般的喋血肃杀变为孩童的天真纯净。

他身上全是血,却像每天晚上喝完蜂蜜牛奶后一样,给了从装甲中出来的斯塔克一个结实的拥抱,和两个和他此时状况有些不符的,轻快活泼的亲吻。

然后斯塔克在他的额上回吻一下,并把一片切好的苹果塞进这个人形兵器的嘴里。冬兵鼓动腮帮,清甜的汁液瞬间溢满口腔,连带着整个人都清爽不少。

‘接下来就没你什么事了,温特伊’斯塔克拉着冬兵的手,一边替他擦去脸上的血污一边说,‘大部分的九头蛇已经下去见撒旦了,少数被抓住。我用了点小手段,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现在贾维斯已经去处理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就能捣毁九头蛇渣滓的那些老巢。’

冬兵咬了咬下唇,犹豫了一会问‘那他们派人暗杀你怎么办?’

‘这不是有你吗!有大名鼎鼎的冬日战士的贴身保护,我觉得安全感很足呢。另外,贾维斯已经成功入侵九头蛇的全部网络系统,现在他们所有的计划和行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提到贾维斯,冬兵想起那些不为斯塔克所知的深情眼神,冬兵心里有点柔和的东西在涌动,于是他对斯塔克说:‘托尼,我觉得贾维斯好像喜欢你,而且是恋人之间的喜欢。’

斯塔克听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愣住了,半晌,他回过神了,惊喜地道‘哇,想不到贾维斯现在已经有了情感方面的代码了,真是有趣,我回去就研究研究。’

‘…’冬兵默不作声,心想天才科学家的思维果然非同凡响,不能以常理来揣测。虽然…他自己也算不上什么‘常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