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_阿黛尔

辣鸡嗨爪,你还我男朋友!(2)

希望这次别被吞文。











现在,史蒂夫和我面面相觑,我刚才说的那几句话很明显破坏了史蒂夫好不容易营造出的恐怖而暧昧的气氛,现在我们俩虽然也是在对望,要形容一下我们此时的眼神嘛——



用交叉骨罗林斯他们的话说:罗杰斯指挥官现在威压无限,鬼畜气场全开,我就是在勉强负隅顽抗。



用萨姆斯科特他们的话说:史蒂夫现在是穷凶极恶又无计可施,我们的队长可真是不卑不亢铁骨铮铮!



用塔莎和旺达的话说:史蒂夫现在眼睛里深情中透着残酷,残酷中透着不忍,我则是绿眸楚楚惹人怜爱,好一幅鬼畜攻对上坚贞受的美好画面,简直下一秒就能开车呢。



但实际上我们都只是在发呆,我盯着史蒂夫胸口的那只红章鱼,啊呸,九头蛇。史蒂夫则盯着我头顶的发旋儿,目光炽热,好像他只用眼神就能把我头顶的一个旋变成两个旋似的。



这时我突然想起格兰特,我的盾之前被九头蛇收走了,现在我也许可以问一下史蒂夫我的盾在哪。我当然不至于天真到让他们把盾还我,不过到底是我非常心爱的武器,总是要问一下的。



于是我开口:‘史蒂夫,我的盾在哪?’



史蒂夫从我的发旋儿回过神来,看了我一眼,那种眼神让我心里发寒。



但更让我心里发寒的还在后面,我眼看着史蒂夫伸出手来,摇了摇我身上的锁链。‘在这。’我听见他用恶魔般的声音说。



我觉得我现在的心情和有一种人特别像,就是那些被人告知他们午饭时吃的那顿肉其实来自于他们最喜爱的宠物身上的家伙。自责,愧疚,伤心,后悔,这些负面情绪一时间充斥着我的心,要不是史蒂夫这混球还站在一边似笑非笑,我真想抱住锁链哭一场。



‘你为什么把我的盾做成锁链?’话一出口我马上后悔了,真是的,还能为什么,格兰特是振金打造的,坚硬无比,用来囚禁一个超级战士再好不过,而且作为九头蛇,史蒂夫怎么可能容许象征着自由精神的星盾存在?只怕我这个美国队长现在在他眼里也需要被改造一番。



史蒂夫没有回答,只是再次露出了他刚来这里时那种平静下压抑着近乎病态的兴奋和扭曲的快意的表情,他凑近我,鲜血一般的红眸在燃烧,他的手抚上我的双肩,隔着一层制服,我仍能感觉到那双手的冰凉温度,以及手心的滚烫,正如此时某个抵在我膝盖上的东西。



嗯,看来事情要坏。



不过我其实没怎么害怕,毕竟按照国际惯例,盾冬文里蛇盾配上鹿队时,强制PWP什么的简直就和锤基捅肾,EC下棋,贱虫嘴炮一样是标配,又不是只有我一只鹿队这样。



但史蒂夫很快证明虽然我是个知道规矩的鹿队,但他并不是一个按套路出牌的蛇盾,因为就在这种辣到下一秒就是高速车的场景,史蒂夫他居然…,居然…



突然弹了我一个脑瓜蹦子!



天啊,九头蛇怎么这么不长眼,收了你这么一个逗比玩意儿,你真是让所有平行宇宙的蛇盾为你蒙羞。



史蒂夫脸上带着标准的病娇鬼畜的微笑,手却在我脸上用力弹了几下。



我那叫一个气啊,要不是锁链拦着,我非扑上去挠他痒痒不可。

不过好在史蒂夫闹了一会就(假装)恢复了正常,他将手从我的肩上拿开,脸上再次显现出那种万事不过心的冷淡神色。我看着这样的史蒂夫,不知为什么莫名觉得很撩。

喂!巴基巴恩斯,你清醒一点!这个史蒂夫可是个九头蛇!

现在的情况有两种解释:

如果他确实是史蒂夫,那他就是一个不念旧情心狠手辣且极善伪装的阴险人物,毕竟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向来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加入九头蛇的迹象。

如果这个史蒂夫只是个复制体,那事情就更好办了,我必须想办法打败这个人,然后救出史蒂夫本尊,虽然以这个史蒂夫的智商和战斗力来说这种事情相当困难,但如果真正的史蒂夫确实不是面前这位,那无论付出何等代价,我都要救他。

我其实偏向于后一种解释,这个史蒂夫这么傻(虽然原来的史蒂夫也不聪明),而且眼睛还是红色的…

等等!

我和复仇者们之前讨论这个史蒂夫眼睛颜色变化的问题时,有人说可能是注射了某种药剂,有人说可能是复制体的某些基因序列发生了改变,还有人说是因为史蒂夫戴了红色美瞳…

当然,最后一个是萨阿毛这个逗比说的,堂堂复仇者竟有这样的成员,简直还不如一块叉烧!

我决定问问史蒂夫他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哪怕他不回答我,我从他的表情大概能推断出他这次黑化的真相。

虽然这同样很有可能会触到他的逆鳞,眼睛颜色发生这样的变化一般并不会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但我必须一试。

于是我尽量小心地向他提起他的眼睛,史蒂夫的脸色果然变了,他猛然抬起眼皮看着我,眼里的杀意和暴怒几乎要把我撕成碎片。

‘巴克,你为什么偏要提起这个…’过了半晌,我听见史蒂夫压抑着情绪低声道。

‘抱歉,我说错话了。’我赶紧赔不是,看来这双血瞳确实是史蒂夫的逆鳞,因为什么呢?

我正在紧张地思考,忽然听见史蒂夫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你左右是离不开这里的’他的声音转向讽刺‘我确实在九头蛇接受了某些二次改造,毕竟在你们复仇者那边做了这么久的卧底总要有些报酬,这双眼睛的颜色算是意外产物,本来可以恢复原状,不过至高领袖命令我保留,因为他希望我…’说到这里史蒂夫脸上破天荒呈现出羞耻的表情,‘对九头蛇能够忠心耿耿,眼里只有【红】骷髅。’

虽然知道这不合时宜,但我,AKA美国队长,还是当着一个九头蛇高层的面足足狂笑了十分钟。

史蒂夫:‘…’人间不值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