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霏_阿黛尔

关于包养一个顶级杀手当闺蜜的可能性(9)

史蒂夫罗杰斯是从一个知名报社上关于斯塔克集团总裁的某次小型聚会的一张照片上发现自己的巴基的。
近一年半来斯塔克的对外形象改变非常明显,他变得越来越温和克制,极少举办以前那些酒肉池林一般的宴会和用病毒操控人民,,而是更多的选择一些资助贫困生或科技研讨相关的良性活动。对于他的公司事务,依然是基本上由他的AI管家贾维斯管理,斯塔克本人大部分时间都在致力于研制出更加智能的装甲,或是…和那位传说中的斯塔克的杀手情人待在一起。
本来,史蒂夫对斯塔克这种传说一样的大人物的花边新闻是不感什么兴趣的,虽然自从‘斯塔克集团总裁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小情人’这个消息从一年多前就在达官贵人们的八卦圈里盛传,而且令人吃惊的是,曾经新欢旧爱遍天下的花花公子,对这个传说以前是极其出色的杀手的情人异常宠爱和专一,不仅从此再未曾有和任何人的桃色新闻,而且经常让那人陪伴自己出席各种活动。此外,在包养了那位杀手作情人之后,曾经极度唯利是图和冷酷无情的斯塔克变得愈发有人情味,比起单纯的娱乐和盈利会做些对民众有益的事,不管是出自真心还是为营造形象,这位天才在人们的心中不再显得那样恐怖,当然某些别有用心的人除外——斯塔克的那位情人可是出了名的战斗力爆表。
但真正令他在意的,是某一次他偶然看到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斯塔克身穿便服,脸上带着难得的温柔微笑,正看着一个人弹奏钢琴。那人侧对着相机,看不清正脸,但史蒂夫仍是从那张脸的某几处细节认出来,那个人就是巴基。
巴基还活着。
巴基和斯塔克看上去关系亲密,很可能就是斯塔克的那个杀手情人。
斯塔克把巴基改造成了人形兵器,并在让他为自己杀人的同时侵犯了他。
一时间,史蒂夫的心里闪过各种可怕的念头,这些念头最终变成了一句话,刻在史蒂夫的脑海中:巴基正在被斯塔克控制并侵犯,我必须去救出他。
……………………………………
斯塔克现在挺满意,他的小杀手意外地对艺术方面很有天赋,特别是弹钢琴时简直让人无法相信这人是个初学者。每次他听温特伊弹奏时总会心情愉悦,如果再配上贾精心制成的美味下午茶,那真是一种如在天堂的体验,毕竟自己最在乎的两个人都陪在身边,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快乐的呢。
这种平淡的日常在史蒂夫来的那天发生了一些改变。
那是一个看似平常的下午,贾维斯在一边处理几十个分公司的事务一边陪他看电影(这就是有一个超智能AI男友的好处),温特伊在画画——还是在画那个金发蓝眼的,出现在冬兵梦中和记忆中的家伙。冬兵之前在他的帮助下记起了不少事情,当然某些回忆他为了不让冬兵感到痛苦而替他隐藏起来,但这个关于男人的回忆甚至都不需要他过多的帮助,冬兵在情况稳定后不久就经常在睡前聊天时向他提起自己近来总是在梦中见到一个金发蓝眼的男子。根据冬兵的讲述,在梦中,有时候他是一个瘦小的男孩,被人打的鼻青脸肿后跟在冬兵的身后,任由冬兵给他擦伤药;有时候他又变成了一位高大俊美,浑身肌肉的成熟男子,周身散发着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天知道这傻孩子从哪学到这些话),在一家小酒馆里和冬兵一起唱歌,饮酒,拥抱他,还在喝醉后借着醉意将冬兵按在墙上热情地亲吻冬兵的…噢,天哪!
斯塔克当时不得不在冬兵继续详细地描述他的梦境之前关灯并宣布立即睡觉,冬兵总是听话的打住,翻个身便进入了梦乡,然后又在第二天晚上睡前继续对他讲解他昨晚梦中那个该死的金发仔的各种破事,从那个人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到他的胸.肌有多么性感。‘托尼,我觉得这些可能不只是梦,而是我以前的真实回忆’冬兵在每一次向斯塔克事无巨细地描述完自己的梦境后,都会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上这么一句。而斯塔克不知道除了用手捂住脸翻个白眼并在心里吐槽一句‘当然真实我都在你的脑子里看到过他许多遍了’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上帝保佑,他快被冬兵的讲述烦死了。不过其实斯塔克对此除了无奈外还有不少欣慰:毕竟梦见一个可能是自己老相好的金发甜心比梦见自己被洗脑要好太多了,这至少证明小杀手不再被那些过往折磨,这也是斯塔克非常愿意看到的。
只是在几个月后,面对着那几乎贴满墙壁的人物画像,斯塔克还是忍不住在心里爆了粗口,面对冬兵期待的目光,为了不让他亲爱的温特伊失望,他只能艰难地点了点头,然后岔开话题,结果几天后,冬兵又把一堆新的形态各异的【冬日战士的梦中人】的画像给他看,每当这时,斯塔克就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心脏起搏器。
斯塔克正躺着乱想,忽然贾维斯对他说:‘sir,大厦四号门处有可疑人物侵入,目标行动非常隐蔽,现在暂时无法检测到他的行踪,是否开启大厦高级警戒状态?’‘唉,又是一个刺客吗?’斯塔克打了个哈欠,‘真无聊,贾,你自己安排就行,不过先给我看看这个打扰我享用下午茶的家伙长什么样,拍到他的脸了吗?’
‘是的,sir,虽然不太清楚’,于是贾维斯将刚才的监控录像给斯塔克看。
让贾维斯没有想到的是,对这些如过江之鲫的暗杀者向来兴趣缺缺的斯塔克,在看到那位闯入者的脸后,猛然从躺椅上跳起来,手一挥使液体装甲自动附上全身,然后冲下楼去,嘴里还说着‘这家伙居然还敢到我这里来’之类的话,冬兵也迅速潜行跟上斯塔克,然后冬兵就看到了那位‘刺客’。
……………………………………
即使之前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在看到自己的失去了那么久的巴基时,史蒂夫还是感到眼眶无可救药的酸涩,心脏一阵阵地抽痛,他甚至不敢用力呼吸,仿佛面前的这个人只是一个幻影,他向前一步就会消散。
巴基看起来还不错,脸圆圆的,面色红润目光明亮,也许斯塔克对巴基真的很宠爱,史蒂夫看着面前的巴基心想,这也许是值得高兴的事…不不不,我在乱想些什么!斯塔克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对别人好?!巴基一定受到了伤害,我一定要救他…
‘你…是谁?’冬兵的说话声将史蒂夫的思维拉回现实,他不禁激动地对冬兵喊到‘巴基!巴基!是我,我是史蒂夫罗杰斯,你还记得我吗?’
冬兵听了这话,疑惑地歪了歪脑袋,他认出了面前这个就是经常出现在他梦境中的男人,只是他对这个人说的两个名字没有什么印象,所以他回道‘巴基?我不叫巴基。’
‘你当然是巴基!你的全名叫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我对你的昵称是巴基,我的全名是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但你以前总叫我史蒂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还是…’史蒂夫的絮絮叨叨被液态装甲的一阵看似凶猛实际上杀伤力不大的攻击打断了。斯塔克身着银白色装甲,挡在冬兵身前,气势凌然地望着史蒂夫,冷声到‘别在这里乱说话,这里没有什么巴基巴恩斯,只有温特伊斯塔克,你没有听过外面那些传闻吗?’
斯塔克的话,在史蒂夫听来是一种上位者在宣示自己所有权的威胁,但落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贾维斯耳中,他便想着,‘我的sir这神态这口气,怎么看怎么像一位长姐在训斥拐跑自家妹子的小混混,还有温特伊斯塔克什么的是认真的吗?我都还没有和sir用一个姓呢,不过我是sir创造的AI,某种层面上来说也算是sir的孩子,应该是一出生就和sir一个姓吧,这样会不会算乱!伦的一种啊,我倒是无所谓,不过sir可能…更加不会在意吧’就这样,贾维斯一边维持着得体的微笑看着自家恋人和冬兵以及那边某个金发甜心在那僵持着,一边想着各种与当下场景毫无关联的事情。

评论